海外拓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海外拓展

国别指南|日本投资指南

2018-12-13 19:02 海外拓展

日本跨国公司对中国的投资战略 



一、以东京为主导的中日"产业内分工体系"?

  目前 , 在平均工资、工资生产率、劳动分配率等方面 , 日本相对于中国处于劣势 , 而中国在人件费成本方面拥有绝对优势。但是 , 就包括家电在内的电子机器、 机械产业而言 , 日本在研究开发的投入、研究开发的人力资源、人均附加值、劳动生产率、工业附加值等方面仍在维持并创造自己的优势。这些优势又体现在日本拥有新材料、关键零部件等高科技支援型产业群 , 并由此占领高附加价值领域而掌握"产业内分工"的主导权这一方面。?

  在过去 20 多年来 , 日本跨国公司的对中投资战略 , 简而言之 , 就是利用中国的人件费成工低的优势 , 通过在中国投资设厂 , 建立以东京为主导的"产业内分工"体系。表面上 , 生产基地向中国转移给日本带来了"产业空洞化"现象 , 在本质上 , 跨国的"产业内分工"增强了以东京为总部的跨国公司在高附加价值领域的优势。?

  在有关日本的地区经济结构与中国的相关性变化的分析报告中 , 日本的一个权威性研究机关通过定量分析指出 , 以东京等日本大都市为基地的产业 ( 跨国公司总部、研究开发机关、高附加价值的新产业等 ) 与中国的相关性 , 呈现负相关的倾向在近 10 多年更为显着。换句话说 , 日本跨国公司把原来以日本 2 、 3 级都市地区为基地的工厂转移到中国 , 以降低劳动分配率、提高工资生产率 , 从而增强了以东京等大都市为基地的产业 ( 如研究开发等 ) 的竞争优势。该报告认为 , 上述的"负相关的倾向显着化"表明 , 日本跨国公司的对中投资实际上维持并增强了日本与中国的互补关系。?

  在中国 , 信息通信产业被称为高科技产业 , 包括日本在内的跨国公司都扩大了在信息通信产业的对中投资 , 但实际上 , 跨国公司是将信息通信产品的加工、组装这一"低科技化" 的工序转移到中国 , 而自己则紧紧地控制着基础研究、设计及生产制造价值链的中枢部分。?

  二、知识产权与日本跨国公司的对中投资战略?

  一方面 , 从中国经济的发展与市场的扩大感到商业机会的增多 , 另一方面 , 对于中国的强盛崛起感到潜在的威胁 , 这就是欧美及日本等工业发达国家的心态。以美国为例 ,2002 年 7 月 , 美国议会跨党派的"美中安全保障再思考委员会"正式发表年度报告 , 一方面要动用通商法超级 301 条督促中国开放市场 , 另一方面要监控美国企业的对中投资及技术转让 , 以确保美国安全。?

  同样 , 日本在国家层次上启动"知识财产权战略"与"产业竞争力战略", 以确保在高附加价值领域 , 甚至在生产制造基盘技术领域的对中竞争优势。这两项国家战略的实施是以日本经济构造改革 , 也即"制度文化的创新"为基础的。如果以日本经济构造改革"停顿不前","毫无进展"的表面现象为根据低估这二项战略的未来效果 , 则是幼稚的。 同样, 也不可低估这两项国家战略对日本跨国公司对中投资战略之影响。今后 , 在对中投资方面 , 日本跨国公司对知识财产权的关注会更加强烈。?

  据日本经济产业者、专利厅在 2001 年 12 月发表的"中国仿制品被害实态的问卷调查结果概要"称 , 投资中国的日本企业中受到仿制器侵权者有 54% 之多 , 因此损失金额达 1 亿 日元以上者为 31%, 而且有 62% 的日本企业对中国政府在取缔、打击仿制侵权方面的姿态表示"不满", 日本产业界承认中国政府在保护知识产权立法上所做的出色努力 , 但抱怨由于地方保护主义等原因 , 相关的法律未能有效地得到实施。?

  实际上 , 在对中投资的同时加强包括生产制造技术在内的知识财产权保护 ,已成为日本跨国公司对中投资战略的一个重要特征。一部分跨国公司在增强中国地区总部的知识产权保护功能的同时 , 开始对在过去 20 多年来投资设立的合资企业实施"独资改造", 以防止由母公司向合资公司转移的产品技术、生产制造技术等被进一步"转移"到合资企业的中方去。这样也便于地区总部统一管理本公司的知识产权。?

  如上所述 ,"知识财产权立国"为日本新的国策。知识财产权战略则是这一国策的命脉。有"经营教父"之称的日本京瓷名誉会长稻盛和夫指出日本企业必须将生产制造的重心转移到高附加价值产品 , 拥有中国等外国企业无法追踪、赶超的最先端的技术。因为 , 向中国转移生产基地必须有所选择 , 京瓷一方面在中国广东省投资建立京瓷集团最大规模的电子元件、信息机器的生产基地 , 同时也在日本京都地区建设高附加价值的新工厂。京瓷的中国战略是把 40% 的生产制造转移到中国 , 把 60% 留在日本国内 , 在生产制造的价值链上 , 决定彼此的分工。



>